番外一

作品:《流水人家

    番外一

    “齐大人啊,你和我们张使君(对刺史的一种雅称)什么时候成亲啊?”

    “大人,冬初成亲最好了,雨水不多,天气正好,正正是成亲的好时节!”

    “是啊,大人!张使君可是期盼这天好久了吧?我就知道,当初张使君送大人到这边来……”

    “大人啊……”

    ……

    齐达撑着一张笑得僵硬的脸,勉强把城西新开的试验田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然后就在农人们热切的招呼声中落荒而逃了。

    不想早早回去面对张华,齐达进城以后就在北街附近西门附近找了一家小吃铺,这里的米线还不错,齐达在很久以前的一次比较后就差不多次次从西门回城都是在这里吃饭了。

    齐达本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偏爱的东西,唯一比较特别的只有楚地的米粉。米粉在楚地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吃食,只是用白米泡胀了然后磨成米浆,用特制的盘子蒸熟然后晾干即成。然而偏生就是这么简单的,在楚地大街小巷随处可见,逢年过节稍微有钱的人家都会制作的米粉,出了楚地竟然再也没有看见。

    所以在京城的几年,齐达心头一直都在怀念家里的米粉。然而无论是在京城那么多年,他都没有见过米粉。

    不是没想过自己动手做,但是齐达觉得为了一点点吃的这么纠结实在太矫情了,所以也就从来没提过。

    不过后来到了交州,他发现这里居然有类似米粉的米线!当然,米线和米粉总还是不同的,但是同样是用米打浆而后做成的——齐达长着的是一个标准的南方胃,对面食其实相当不满意,只是从来不表现出来罢了——这样已经足够惊喜了。

    于是,只要有机会,齐达都会出外尽量满足自己这个不为人知的小小的爱好。

    只是,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

    小吃铺的老头儿放下手里的工作,坐在齐达对面,“大人啊,我们张使君实在是这合浦城里不可多得的才俊啊!您是不知道,打从前些日子您二人的婚讯传开之后,合浦城里一下子嫁掉了十来个姑娘!大家都巴巴的望着您二人早日成亲……”

    最爱的米线在老头儿的絮絮叨叨里变得索然无味。齐达勉强动了几筷子,放下几枚铜钱就要走,却被老头儿拉住了,“大人,别走啊!您听我说……”

    齐达转身,“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我回去还有事,老丈,下官告辞了!”挣脱,飞快的跑出了小吃铺。

    上了马车,一向沉默的车夫扶着他进了马车,放下竹帘,挥起了马鞭。

    马车慢慢的往前走了一段,齐达还在里面生气。这些天来,准确说是自从他那日上了岸进了合浦城,就无处不见这种劝告。该死的张华在接到他在京城出发的消息后就满城散布了他二人即将完婚的谣言(其实也不能算是谣言),于是齐达从在码头登岸起就一直遭遇这种他二人何时成婚的询问,还有相关的劝告。

    幸好,还有个足够安静的车夫,不然他就没有安静的时刻了。

    ************

    一路回到府衙,齐达现在已经不想再去想什么礼仪的问题了,看见门口的衙役嘴唇微动,他看也不看的直接走了进去。

    一路直接进到以前居住的偏院——张华倒是想让他住正院的,但是齐达会让他如愿吗?尤其是在刚刚上岸就遭遇了那么劲爆的问题冲击。

    张华还没有闭衙,齐达陪着左成说了会儿话,然后传饭——经过这么一上午的折腾,再加上他在外边没根本就没吃几口,现在肚子早饿了。

    热腾腾的饭菜刚刚端上来,外边就传来了张华的笑声,“这么准,看来是早等着我了。”

    左成咯咯笑着拍手,“张华叔叔!”

    张华转过门一撩袍角跨进来,“左成,今天做什么了?”

    “写大字!”左成伸出刚刚洗得干干净净的小胖手,有些口齿不清的炫耀道,“我今天写了五个大字!”

    “那可真厉害!”张华笑着夸奖了一句,转头看向齐达,“达子,城西郊的稻谷还好不?”

    “稻谷很好!”齐达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这么一句。

    “那,”张华笑笑,一边给左成布筷,一边按照这些日子以来的惯例不抱任何希望的随口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明天!”齐达回答的面容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狰狞。

    “……”手里的筷子掉到桌上盘子边发出叮叮的声音,汤碗里的汤甚至还因此溅到了张华的手上,张华却好像没有一丝感觉,他嘴巴大大的咧开,双眼直直的看着张华:“真的?”

    不等齐达回答,张华又咧嘴大大笑着扑过去紧紧抱住齐达,“你已经答应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不能反悔!”

    “我……”齐达挣扎着从张华过于热烈的拥抱里抬起头。

    “就算你现在反悔我也不认了!”张华用力打断齐达的话。

    “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齐达终于推开了张华,手撑在桌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仍然兀自傻笑的张华,弯起嘴角带了几分恶意的道,“告诉你吧,如果不是你自作聪明到处散布谣言,我说不定早就答应了。”

    如愿的看到张华傻掉,齐达决定再加一击,“出京的时候,我都已经请人看过日子了。”

    “就是明天吗?”张华后悔中透出狂喜。

    “日子早过了。”顿了一下,“你可以另选一个。”

    “不不,明天就很好!”张华扔下面前的筷子,“我这就去写喜帖!”

    “大舅舅,你就要嫁人了吗?”左成小心的跳下椅子,有些忧郁的走到齐达面前仰头问。

    “不,舅舅只是要给你娶个大舅母了。”齐达咬牙切齿的回答。

    *******************************************************************

    *******************************************************************

    番外二十二年后

    郭焱,曾经那个rǔ名叫做左成的孩子,要进京赶考了。

    对于别的学子来说,进京赶考也就是去到京城参加一场考试而已,

    也许就只要带点书就行了,潇洒的甚至只带个人。可对于郭焱来说。这次进京远远不是赶考这么简单。

    首先,他的小舅舅在京城,他进京首先就是要看他小舅舅一家。这些年他一直跟着大舅舅呆在交州,就连小舅舅成亲的时候都没有回去,只是捎带了一些礼物。最近一次的见面还是两年前小舅舅请了省亲假跑来这里看大舅舅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就被小舅舅狠狠的削了一顿。这一次,要是一不小心疏忽了还真不知道小舅舅会怎样自己。而且,到了京城,也没有大舅舅保护自己了,所以更得用心伺候小舅舅,务必要保证小舅舅时时舒心,然后才有自己的好日子过。!

    除了小舅舅外,还有庾叔叔那里也是必不能少的。而且,还要给庾濬带礼物,不然他不依不饶起来,十个自己也招架不住的。

    既然庾濬都带了的话,那么李晋也不能少了。李度叔叔那里也要送到,还有凤王,这位也是不能疏忽的主。

    然后还有田雨伯伯一家……

    ……

    当行李单列出来的时候,齐达禁不住拍腿大赞,“好孩子,真是丝毫不愧你先生的教导,果然是事事周到,滴水不漏!就连万一考不中做生意的货物都准备好了,真不错!”

    张华看书翻页的手顿了一下,假装没有听见,翻了一页过去低下头继续看。

    郭焱翻翻手里的单子,似乎是真的有点厚,可是——

    这已经是他精简了好几次之后的结果了!

    “大舅舅!“郭焱挨过去,“你有没有什么要带给庾叔叔的?我已经写信跟庾濬约了会在他们家住一段时间哦!”

    张华淡定不起来了,啪的一声合上手里的书放在桌上,“这么多东西已经够多了,难道你真想上京做生意不成?”

    “我,”郭焱缩缩脖子,“我只是说说而已。”

    “真的只是说说?”

    “真的!”郭焱小鸡啄米,“不过——”

    齐达严厉的目光从对面射了过来。

    郭焱敛下眼皮假装没看见,比起貌似严厉的大舅舅,他更愿意投靠看起来和善的张华,“庾濬说了,庾叔叔九月二十的时候已经从京里出发,往咱们这里来了。”

    书房里的温度一下子降下了。

    郭焱低头盯着额上恍若要把他脑袋穿透的恶狠狠视线,小心翼翼的摸起桌上的单子,“那个,大舅舅,张叔叔,我先去看行李去了。”不等回答,掂起脚尖飞快的跑了出去。

    门后,传来一贯和善的张华yīn森森的声音,“衡文,我怎么不知道?”

    然后是齐达无辜但是无力的辩白,“其实,要不是焱儿这孩子提起,我都忘记了,说起来……”

    后面的声音没有了,至于后面的事情么,郭焱笑眯眯的晃着手里的行李单,他可是一心学习准备科考的好孩子,后面的事情他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